山鬼

能看到的看个乐,不喜欢的别骂我(逃

最最平凡的那种故事,一个命途多舛的美艳女子,卖身进了青楼,因为有着不俗的琴艺和绝世的相貌,成了花魁,也有着卖艺不卖身的特权。便是如此,这女子打心里也是轻贱自己的,青楼女子罢了,哪儿有什么冰清玉洁之说呢 好巧不巧,有这么一个落魄书生,无意间闯入了青楼,面红耳赤,满嘴的之乎者也,在这纸醉金迷的青楼显得格格不入。女子看着好笑,却也天生良善,就去叫身边的丫头给这个呆傻书生解了围,书生落魄离开时,见到了女子掩面轻笑的姿态,自此念念不忘,竟生生省了几天饭钱,想再见女子一面。 书生哆哆嗦嗦的揣着几钱银子,进了青楼,面红耳赤的到处打探那天薄纱后抚琴的女子是哪位姑娘 路过的丫头看他一脸穷酸样,笑出了声:“哦,你是说那位啊,那是我们怡红院的花魁,卖艺不卖身的呢,咯咯咯咯咯。” 书生本就红的不像话的脸更是红到了耳根,“不,小生不是那个意思,小生只是,只是前来道谢罢了,不是想,咳咳,只是想听她抚琴而已。” 丫头见书生脸红的紧,也不再调笑,“那位奏一首曲子十分难得,往来的王宫贵胄往往也要一掷千金呢,这位公子还是莫要勉强。” 书生面红了又白,“多谢姑娘提醒,那,在下就先……” “诶,等等!” 女子的声音打断了书生,“不是要来谢我的吗,怎么人还没谢到就急着要走?” 书生尴尬的紧,“多谢,多谢姑娘上次替在下解围,谢意到了,在下就先行一步,告辞。” “诶?你不是还要听我抚琴的吗,不听了吗?” “实不相瞒,姑娘的出场费,在下怕是,负担不起。”又羞又恼的书生微微行了个礼,转身又要离开,心里腹诽这位姑娘还真是喜欢戳人伤疤,明明自己穿的破旧,不像个有钱人,还一直拦着人不让走。 “嗯,免费为你奏一曲,可好?” 书生顿了顿脚步,却还是觉得不合适,继续往前走。忽然,就传来一曲琴声。 银瓶炸裂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自此,书生便隔几日,就来听女子抚琴。 女子自诩青楼女子下三滥,但书生却待她无二,给她讲许许多多书上的故事,这呆子随待人处事不行,却颇会讲故事。 这天,他讲起了琵琶行,还絮絮叨叨的提醒她,以后嫁人啊,别嫁给贪图你美色和琴技的人,要找个真心待你的人,别最后落得琵琶女一样,空有一身才情,却因年老色衰独守空房。 女子笑而不语,我除却琴技和美貌,又有什么值得贪图的呢 书生本心悦女子,却身无分文,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的 女子呢,也心悦书生,这么多年来,为她花钱的人很多,给她讲故事的人却很少 少到,只有他一个 女子虽身处烟花之地,可根本上,不过是个年轻的渴望爱情的平凡女子,所以她对书生说 “那等你考取了功名,回来娶我好不好,这么久以来,真心待我的,只有你一个。” 书生面皮薄,但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他红了红脸,似是下定了决心 “好,等我考取了状元郎,定是要回来娶你的!” “不是状元郎也娶我好不好,我其实攒了挺多钱的,到时候咱们俩一起给我赎身,你不用压力太大的。” 书生羞涩的笑了笑,他想,我怎么能辜负这么好的人呢。 书生上京赶考那天,女子给他凑的盘缠,她一边数钱一边说,“你可省着点花啊,我还要留着给我赎身然后嫁给你呢。” “……但是也不要太省,要吃好睡好,别委屈了自己。” 书生还是不说话,只是笑,末了俯在她耳边说一句,“我一定会考取功名的。” “……然后娶你啊,八抬大轿娶你。” 好了,这次换面皮不怎么薄的女子红脸了。 然后,女子的生活有了盼头,琴声也不再是萋萋怨怨的,倒是缠缠绵绵的多了些。 夜深人静时候,她想啊,有个状元郎要来娶我呢。 再然后,状元榜单上,书生的名字独占鳌头。她更开心了,状元郎马上就要来娶我了呢。 再再然后,坊间传,新科状元面圣时,颇受圣上赏识,那如花似玉的小公主一见状元郎就红了脸,虽然嘴上不说,但第二天圣上就说要把状元郎封为驸马,迎娶小公主,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难不成,这届的科考有两个状元吗?” 女子心想。 再再然后,女子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里有很多银两,还有一封信。 女子认的字少,只有书生给她念故事时,她堪堪记住了,几个字。 信上写,对不噐,我不䘅趨一个青熡女子,蕂上很贘釋我,我不䘅顧负他和公主。 她看懂了,原来是书生他,懂得多了,也开始看不起自己这低贱的身份了。 无妨,她一直看不起的不是吗。 书生,不,驸马送来的钱,足够赎身了,多出来的部分还可以让她安身立命。不过,看着这封信,和这些银两,她突然不想走了。 还是继续沉沦在这烟花之地吧,没什么不好。 外面又开始传来喧哗的声音,她抬眼一看,一个衣衫破旧的书生误入了青楼,正被面红耳赤的调戏。 她掩面一笑,吩咐身边的丫头去帮那书生解围。 她看见,书生临走前,看了她一眼,然后。更加面红耳赤的跑开了。 会回来道谢的吧,她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