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

【瑜昉】错过

默默狗了这对cp很久了,虽然文笔极其极其极其废柴,但总想不自量力的写点什么。写的很烂轻拍哦

ps:这大概是一把刀,现实向,很苦很苦。

————————正文——————————

“摩洛哥的一百多个日夜,真有那么一点相依为命的意思。”

飞机上,黄景瑜第一次遇到尹昉,还以为是随行的工作人员或者助理一类的,厚重的黑框眼镜儿,随行的连体服,路人的一塌糊涂。

“你好,我是黄景瑜。”

“我是尹昉,诶?电影里咱们好像是搭档。”

有些意外,但仔细一看,对方厚重的眼镜下面,分明是一张少年气十足的脸。

“啊,那以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

摩洛哥的条件是艰巨的,但感情却格外的真挚起来。大家很快打成一片,白天一起买菜做饭,遇到谁想偷个懒,那张译就要加倍操心他那几棵营养不良的豆芽菜了。到了晚上,这几个健谈的算是找到了组织,就算是眼皮支着火柴棍儿也要聊天。这时候尹昉的话总是格外的少,一开始黄景瑜以为他不喜欢聊天,后来看到他不住点头,才知道他作息时间不是一般的规律。黄景瑜打趣道:“尹昉儿,年纪轻轻的咋活的像个老头,咱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好吗?”

尹昉笑骂了一句,说:“我都32啦,不年轻啦。没大没小,明天开始管我叫哥。”

黄景瑜暗自吃了一惊,嘴上却不讨饶:“那可不行,我怕别人嫌我装嫩。”

大家又嬉笑成了一团。

一天午后,黄景瑜看到尹昉追在杜江屁股后边,别别扭扭的在好像说着什么话。黄景瑜状似无意的跑过去掺和了一脚,“江哥,聊啥呢这么开心?”

聊的很开心的江哥哭丧着脸,“尹昉让我陪他去那个小荒岛上看看有没有美人鱼,说自己不敢去,磨了我好几天了,要不咱陪他去看看?”

然后黄景瑜就莫名其妙的加入了杜江的战队,他偷偷的想,都三十多岁人了,怎么还跟小孩是的,啥啥都好奇。

队伍里多了个主加战斗点的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果然壮了尹昉这个怂人的胆,一路上他都有些雀跃。到了那个荒岛,果然除了一只倒霉的羊之外啥啥都没有,但这并没有坏了艺术家的兴致。他说:“景瑜,你先站这别动,等会听我指挥,帮我拍张照片。”

他又说:“副队,你等会帮我把羊赶过来,我要拍个照片。”

虽然很是怀疑这破地方能拍出来啥照片,但是艺术家的审美不容置疑。黄景瑜看着取景框里尹昉三步并两步的跑远,莫名生出了一股惆怅。

不过这惆怅也没持续多久,杜江咋咋呼呼的赶着羊入了镜,把这份情绪搅的七零八落。

过程有些一波三折,唯二的两个模特之一总有些不配合,好在副队神通广大,可能连羊语也会几句,总之,照片还是拍好了,少年模样的人坐在石头上眺望,侧脸安静又美好。小羊安静乖巧的站在画面里,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境。杜江很满意自己的努力,尹昉很满意照片的构图和恰到好处的光线。但是没人知道,黄景瑜在按下快门的时候,心脏漏下一拍。

后来的日子,黄景瑜的心脏还漏下很多拍。尹昉教他做菜的时候,尹昉戴上蓝色头巾扮演异域风情的时候,尹昉蹲在地上和外国小女孩聊天的时候。就连他专心拍照片时,眼皮上闪烁着的小痣,也成了心动的理由。

一百多天看起来好像很长,但也很快就过去了,艰苦的日子到头了,尹昉很高兴,跑去和导演说,“导演,我们杀青啦!”

导演忙的焦头烂额,应付了一句就匆匆离开。

“景瑜,导演是不是生气了?”

尹昉小声的问黄景瑜,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有些可爱。

“没有,他太忙了。”

黄景瑜和尹昉的戏大多是一起的,尹昉杀青了,黄景瑜也就杀青了。他想,我能胡思乱想的日子只剩下一个宣传期了。

《红海行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爆了,作为狙击组,自然也是常常也是出活动,做采访。尹昉似乎不太适应这种人多的场合,每场路演都有些局促。黄景瑜看出了这种不习惯,每次都多多少少的照顾着尹昉的情绪,体贴入微的简直不像个东北大汉。他也时常在宣传时候调侃尹昉,称呼一天一个样儿,老艺术家,青年舞蹈艺术家,尹老师。却从来不在台面上叫他私下最常用的称谓:昉儿。

他自觉自己守住了分寸,只有一次差点没绷住,那是一次采访,尹昉带笑注视着他问道“你没有说觉得少了我就不行啦?”

“就觉得吧,少了点儿艺术的感觉?”

“谁跟你聊艺术?”

黄景瑜觉得吧,有些人未免单纯的也太过头了,他有点想问:那你想让我和你聊点什么?

不过他还是没问,问了又能听到什么,他想听到什么呢。

后来的后来,宣传期也过了。尹昉有话剧要拍,有活动要做。黄景瑜有通告要接,有新戏要拍。二人都忙忙碌碌,充充实实的,没什么时间联系,倒是给足了时间让黄景瑜收拾自己被摩洛哥扰乱的繁杂的情绪。

再见面是在红毯上了,黄景瑜看着自己领带上的蜜蜂,和尹昉领带上的花,有些恍惚。尹昉的隐形眼镜度数不够,把腰弯下去仔细的看黄景瑜的领带。黄景瑜看着他圆圆的后脑勺和头旋儿,一些被压在心底的念头又浮了上来。他想到摩洛哥的日子,想到了眼前的少年人曾坐着睡着,头一点一点的可爱样子。

红毯还蛮无聊的,黄景瑜和尹昉比肩而立,满天飞着柳絮,外人觉得唯美好看,处在其中的人也不过觉得呼吸困难。

尹昉大概觉得曾经还算亲密的两个人相顾无言,是件很尴尬的事。他侧头跟黄景瑜说,

“我明天有个电影在这上,路过未来。”

黄景瑜没听清,低了一点头,尹昉见状也抬起头来重复了一遍。

“路过未来什么时候上映?”

“五月份。”

黄景瑜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去看,五月份他正在组里拍戏。他理智上觉得,尹昉不过是礼貌的寒暄一下,聊个天而已。

情感上他又暗搓搓的琢磨,尹昉这么单独告诉他这件事,是不是也是期望自己去看他的电影呢?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两个人的生活轨迹再没有重合过,终究成了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黄景瑜隔着屏幕看着尹昉跋山涉水的玩极限运动,天南地北的交一些艺术气息浓厚的朋友。也看着他帮忙给朋友打广告,有时候也给自己打广告。黄景瑜也去看过一次尹昉的演出,偷偷的去偷偷的走,他看到舞台上的尹昉快快乐乐的像个小孩儿,闪闪的眼睛会发光,身旁的朋友带着他闹,好不快活。

每每黄景瑜想到摩洛哥的日子,都有些五味杂陈。疲惫,辛苦,带给他的名气,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例如漏拍的心跳,羊排的膻味儿,敷衍的博物馆和破旧的老街。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是必然的。”他这样给那段日子下定义。纵然心动过,纵然偶尔午夜梦回会想起某个人的眼皮上的痣,但是过去也便过去了。

没有如果。

End.

评论(2)

热度(33)